留学专业

毕业生应聘名校做保姆有一个隐藏的玄机名为家政实为非法家教

资料来源:法治日报

本报见习记者张守坤

本报记者陈磊

“小冯,26岁,硕士毕业于美国波士顿东北大学,本科毕业于上海对外经济贸易大学,擅长英语口语和编程,海外类考试参加过100和GRE (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)。

“傅先生,24岁,普通话二级,英语四级,日语N1。 多年从事少儿英语、少儿绘画、少儿主持培训,拥有高端保姆、高端母婴师、高级、高级整理收纳师证书。

最近在社交平台上出现了很多这种简历优秀的就业信息,但她们觉得她们的就业岗位不太需要高学历的家政服务。

《法治日报》记者梳理发现,这些求职者的平均年龄在20岁至30岁之间,学历系起步,精通两三种语言,掌握各种证书,部分还有留学经历,各种标签让人眼花缭乱。

这让网友感叹。 家政行业已经那么“体量”了吗? 记者最近对此进行了调查。

家政公司的虚假宣传

引起了网友的关注

在社交平台发布的家政求职信息中,不少高学历者注意到,他们穿着写有“天鹅到家”的工作服。

但是,在“天鹅家”APP中,没有找到信息一致的保姆。

家政平台真的有这么多年轻、高学历的保姆吗?

北京某家政公司培训部经理王洋(化名)告诉记者,凭借他10多年的家政行业经验,本科以上学历和“90后”、“00后”做家政服务的人不能说完全没有,但大部分都是40岁到50岁。

“另一方面,这与人们长期以来形成的观念有关。 大家都认为年轻有学历的人不应该给人当保姆。 即使真的是年轻人做了,也经常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做不到。

另一方面,年龄较大的人生活经验丰富,对家政的了解往往比年轻人多,许多雇主不得不指定有育儿经验或年长的人从事家政服务。

”王洋说。

在社交平台上,很多网友怀疑这些年轻、高学历的保姆的真实性。

据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家政服务业发展报告(2018)》显示,目前我国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中有88.6%来自农村,年龄结构较大,“80后”从业人员所占比例不到20%。

同时,家政流动性高、稳定性差、文化水平低,高中以上文化水平仅占14.1%。

2021年5月,一家家政公司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清华女毕业生就业保姆阿姨管家,引发热议。

简历显示,该女孩年龄29岁,毕业于清华大学,做过家庭助理。

后市场监管部门表示,该商业宣传涉及的清华毕业生基本信息包括人名、照片、薪酬、工作经历都是虚构的。

北京瀛和律师事务所孙超律师介绍,根据法律规定,虚构求职者的学历、照片等信息涉嫌虚假宣传。

另外,对于被盗用个人照片的当事人来说,也有可能侵犯肖像权,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

“发布虚假信息的单位,提供发布虚假信息平台的,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 承担民事损害赔偿责任、行政处罚没收违法所得、罚款、吊销营业执照等构成犯罪的,可能需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孙超认为,市场监管部门应当建立健全广告监测制度,完善监测措施,及时发现并依法查处违法广告行为。 消费者和其他组织等遇到虚假宣传的,可以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、消费者协会等举报,依法进行社会监督。

家政实践称为家庭教师

违规进行学科指导

记者在“天鹅家园”极速版、“轻喜家园”、“无忧家园”等多个家政服务类APP上,通过“家教”、“授课”、“数学”、“英语”等关键词进行了搜索,但并未显示相关店铺。

但在“58家居”搜索后,发现商户提供英语私教辅导。 服务类型为四六级、研究生入学考试、专升本、高考等。

通过电话询问对方,得知除了成年人外,他们还可以给中小学生补习外语,一个半小时可以收费300元到500元。

心理咨询老师毕业于外语大学。 如果有其他学科补习的需要,我可以帮你介绍。

据介绍,这些老师有的从事课外辅导,有的是学校老师,有的在校外打工。

王洋表示,一些家政平台上的书法、钢琴、小提琴等课外兴趣辅导班,实际上是“挂羊头卖狗肉”,仍然进行语、数、外等学科类课外辅导。

记者与在社交平台上提供家政服务的账号进行沟通,对方表示可以根据记者的要求提供年轻、高学历的人进行“家政服务”。

这些保姆简历虽然不像网络宣传的那么“厉害”,但在指导孩子上课方面却绰绰有馀。

他还表示,为了避免受到禁止令,虽然通过“家政”“成长陪护师”等渠道对外宣传,但主要任务是引导孩子学习,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。

经咨询,这类保姆收费并不便宜,一个月的价格多在15000元至25000元之间。

孙超说,不可否认,家政从业人员中也有真正的高学历人才,但她们大多是打着“高学历家政阿姨”的旗号,从事教辅工作,这一点是肯定的。

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严跃进表示,以“家政阿姨”等名义从事学科课外辅导的家教活动不符合“双减”政策,是变相违反校外培训的一种形式,加重了家庭经济负担,加剧了社会焦虑,有关部门要严格监管和查处。

依法打击违章培训

健全机制标本和治疗

记者注意到,对于家教行业“野蛮生长”的问题,监管部门已经出手。

2021年9月,教育部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坚决查处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问题的通知》,指导各地坚决查处学科类校外培训隐形变异问题。

其中提出,违反培训主体有关规定,证据不足的单位或个人,以咨询、文化传播、“家政服务”、“家教”、“伉参私教”等名义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的,应当依法查处

穿着保姆上衣的家教为什么很难完全去掉?

现实中“私人家教”进行校外学科培训,多采用“一对一”、“家庭”等形式,由于涵盖“高级家政”、“家庭管家”等名义,具有很强的隐蔽性、分散性、多变性,培训对象、培训内容、多种多样

“对此,要坚持标本兼治原则,依法管理,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,开展学科培训行为,健全多部门联动机制、长效机制,有效监管。

教育部还提出包括建立识别机制在内的三项具体措施,对明显违反相关规定的,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实行旗帜鲜明严肃查处的属地管理,按照“谁审批、谁负责”的原则,开展学科培训加强监管执法,各地要充分发挥“双减排”工作专门协调机制作用,加强部门协同、条块对接,压实责任。

”孙超说。

要从根源上解决这种校外教育违规问题,我们周全认为,一方面要在我国家庭教育立法和未成年人保的法律框架下,充分动员和增加多种教育服务的供给,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教育需求。 另一方面有效提高课堂教学质量,提高教学效果,把学生更多的校外时间留给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,形成全社会育人的局面。

要从政府角度出台更多规范性和政策性文件,引导校外培训机构和校外培训活动规范发展,严格遏制校外培训现象,增强教学法执行的协同性、科学性。

孙超说:“学生家长要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和有用的人才观,认识到身心健康、能力兴趣等是比学习成绩更重要的财富,让学生重返校园,全面发展孩子的德智体美劳。

学校要加强教师教育,让教师承担“教书育人、教人师表”的职责。

应放宽学生校外培训需求,尽快推进课后延误管理政策的落实。

尽量提供差异化的学习环境,满足学生个性化的学习需求。

“一方面,要规范市场,对欺诈和弄虚作假行为进行监管和整治。 例如,加强家教中介对教育机构转型的管理; 另一方面,必须从根本上减少培训需求,从两个方面同时采取对策,才能真正见效。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,要从根本上解决校外违规进修问题,必须从深层次上改革教育评价体系,建立多元评价机制。